当前位置: 正文

艾路明:现在作为一个公益人,我感到荣耀

时间:2019-09-02 05:25 点击:

两年前我很愿意我是一个农民,一个村委会主任,一个村党支部书记。现在我觉得最让我感到荣誉的,感到非常重要的,就是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会长。

——艾路明

凤凰网财经讯 对“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有所耳闻是在凤凰网财经峰会上任志强现场演讲的时候,当时只是感觉是个做公益的慈善组织,但是非常不理解的是,谈楼市本来是能塑造知名度的一件事情,为什么总是要去谈及慈善?那种内心迸发出来的力量让人不解。

艾路明是阿拉善SEE第七任会长、武汉当代集团董事长,同时他还有多重身份,村委会主任、博导、农民……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他曾经在29岁的时候,漂流长江,而就在当时的前一年,勇士尧茂书金沙江遇难;当年,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的队员孔志毅、王建军等10人不幸遇难……

专访艾路明之前查阅了他的生平。他是一个传奇的人物,经历了很多故事:自掏腰包给农民交“农业税”(农业税当时没有取消),村民家长里短找艾路明,环保公益做的风生水起……

而在由上海报业集团和界面新闻共同举办的“浦东•新时代发展论坛”的现场,记者满满感受到的是他的睿智、谦逊、朴实、直言。艾路明比之前约定时间早到了十分钟,而这也给双方的准备留下了足够的时间。

一个企业家,当了二十多年的村委会主任和党支部书记,还把他的朴实带到了他的实际行动中,并且将大部分的时间投入于环保公益事业,这样的企业家在历史上史无前例。

武汉当代集团二十多年前就开始做混改了,他的经验具有借鉴性意义。目前民企即使股份占到了51%,但是控制权可能还是在政府的手里,怎么看这种现象?“这种企业是比较普遍的存在。看不同的行业,如果是完全竞争的行业,可能这样不一定是有利的做法。但如果在某些领域里面有些特殊需求的行业,我想即便是民营占到了51%以上,让国有的力量充分发挥作用,我觉得也是正常的。”艾路明表示。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在一带一路方面也有了一些成果。艾路明表示,“目前(一带一路)已经开始推动了,比方说红树林,我们已经在泰国某一个地方落地了,我们会和当地环保组织共同来考虑,怎么样来推动当地红树林的保护。同时我们在柬埔寨对伊洛瓦底江江豚的保护和中国长江江豚的保护,放在几乎同样重要的位置。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企业家和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联系在一起的科学家,最近已经去了柬埔寨,考察了伊洛瓦底江江豚生存的状态,我们希望尽快也开始拯救当地的珍贵的物种。”

以下为凤凰网财经专访艾路明实录:

凤凰网财经: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武汉当代集团)作为总部设立在武汉的湖北省大型的民营企业之一,您作为其董事长和创始人,您怎么看武汉这个城市呢?在营商环境上看好他哪一点?

艾路明:武汉是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在,都是一个非常富有好的营商的环境的地方。历史上最早开放的地点,除了上海、广州之外,武汉也是其中一个最早对外开放的口岸,因此武汉已经留下了好的营商的历史传统。改革开放以来,武汉历届市委市政府都是非常重视武汉市的经济发展,并且为了这种发展创造了非常好的环境。

特别是在1988年、1989年开始,武汉东湖开发区,武汉沌口开发区等国家级开发区相继设立,为武汉的营商环境打开了更大的空间,因为那个时候可以更好的创业,更好的面对不同的创业者。比方说有很多的在汉正街营商的个体户,在80年代,他们不久就成为万元户了,那个时候还是非常令人羡慕的。同时也有很多大学在武汉,这些大学毕业生也就开始随着中国经济改革的开放,改革的发展,也开始进行自我的创业,我们就是当时创业团队之一。所以我说武汉是一个有着很好的营商环境的地方。

凤凰网财经:作为湖北省大型的民营企业之一,当代集团参与了哪些领域,哪些国企的混改呢?您之前说过民企虽然股份超过51%,但是政府是第二、第三大股东,整个管理体制上还是采用国有体制的管理办法,这是混改面临的一个问题。那请问这具有普遍性吗?还有您对混改有何建议?对它的推动有何预期?

艾路明:混改其实现在提的比较多了。早在20年前我们已经开始走上这样一条混改的道路,因为我们最早所做的医药行业的并购,都是和国有企业共同进行的。我倒不觉得混改对企业有哪些特别为难的地方,从我们自己的过程来看,和国有企业的合作,实际上是有一批非常成熟的企业管理的干部加入到我们民营企业中来。

因为民营企业的发展也不过是近30年左右的事情,在这之前中国主要企业的管理干部都是国有企业的。所以通过混改给民营企业带来巨大的管理干部的力量,使得企业管理能够迅速的和当时管理的经验、体系、规律相符合,这对于民营企业也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民营企业有自己发展的规律,还有自己发展的优势,把两种优势结合在一起,我相信对企业的发展本身是很有价值的。所以企业是否混改,现在并不是一个特别需要争论的问题,而是怎么样实践去操作的问题。当然是不是占到51%,谁占到51%,我觉得是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判断。

比方说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纺织行业的并购,一个参股,这样一个行业它是完全竞争的行业。虽然当时混改还是国有超过51%,但是随着企业慢慢发展,现在也做了很多改变。现在管理层和我们加在一起也超过51%了。但是,是不是超过51%,并不意味着一个企业就是民营或者国有,这里面有很多复杂的因素,怎么样发挥各种不同体制的优势,让一个企业本身能够得到正常的发展,这才是最重要的。

凤凰网财经:民企即使股份占到了51%,但是控制权可能还是在政府的手里,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艾路明:这种企业是比较普遍的存在。看不同的行业,如果是完全竞争的行业,可能这样不一定是有利的做法。但如果在某些领域里面有些特殊需求的行业,我想即便是民营占到了51%以上,让国有的力量充分发挥作用,我觉得也是正常的。

凤凰网财经:我看了一下您的生平,感觉很充满力量。您有多种身份,企业家、农民、博导、公益人……您认为哪一个最契合您呢?哪一个最具有获得感?

艾路明:两年前,我想我作为一个农民,作为一个村的村委会主任和党支部书记,这个我特别有获得感,我特别愿意给别人这样一个名片,因为这个比较接地气。我所参与的很多工作都和这样一个事情有关系,同时这件事情也使我心里面时刻保持着一个农民的朴实,我想对于中国的企业家来说,这样一些基本的素质还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两年前我很愿意我是一个农民,一个村委会主任,一个村党支部书记。

现在我觉得最让我感到荣誉的,感到非常重要的,就是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会长。通过近几年的努力,我在阿拉善SEE获得了越来越多企业家的认可,我在阿拉善SEE里边,去年11月份也当选为会长,现在我已经开始履职了。所以现在问我是干什么,我觉得我是一个公益人,特别我是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会长,和很多很多企业家一起在推动着中国环境保护事业的开展。

凤凰网财经:您当村委会主任当了20多年,做出了很多业绩,不求名不求利,那比如说现在一些大学生一毕业去当村官,他们心里可能想的是,这是一个慢慢步入仕途的途径,而且在别人眼里也是一个很有面子的工作,你怎么看这么一种现象?

艾路明:我觉得不能一般而论,也有个别是抱着想去当官,想去个人发展的。但是我想绝大部分大学生毕业以后去农村,或者留学回来去农村的,这样一批年轻人一定会随着他们在农村里面的工作的展开,他和农民越来越多的接触,和市场有越来越多的了解,他们自己哪怕是一开始想去当官,现在也会改变他们的想法。他们会看到中国农村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中国农村也需要有更多的年轻人投入时间、投入精力来关注,来改变。

所以我想这样一个事情未来对这些年轻人,也对农村问题的解决,我相信终究还是有更多好处的。至于这些人以后通过这样的途径有了更好的个人的发展,我觉得这也是正常的事情。总的还是应该鼓励大家去参与到这样的事业。我也见到过“黑土麦田”的年轻人创业,他到农村已经有好几年了,他是耶鲁大学毕业的,留学回来的。我觉得他做了很多事情也还是很有特点的,我觉得能够对于中国农村农民问题的观察,一部分的思考,是有帮助的。

凤凰网财经:我特别想问一个问题,您的人生很精彩,看起来是不可复制的,似乎一路走来都得到了命运之神的眷顾。您有哪些不顺的时候吗?在那些时候您是怎么想的?

艾路明:有很多很多不顺的时候。无论是某一个具体的事,比方说漂流,我相信你是指到这样一个事情。漂流的时候因为各种命运的眷顾,确实没有丢掉性命,但是我也差一点在漩涡里面爬不起来了,也有其他的过程。包括在干企业的过程中我也遇到过很多危机,也是非常艰难的度过,也是有很多很多朋友,很多很多领导,很多很多客户帮助我们,能够让我们渡过难关。我想未来只要再干企业,我们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只要我们保持着对企业,对客户,对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不同的人,怀着感恩之心,怀着坚韧不拔的精神,来推动企业的发展,我相信还是会走过不同的困难时期。

干企业也好,做学问也好,或者是从事其他的工作也好,每一个人都不意味着是会一帆风顺的,一定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困难。在人生的过程中解决这些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我觉得都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通过对问题的解决,对困难的克服,我们会一点一点进步,我们的企业也会一天一天的好起来。

其实中国的发展也印证了这样一个过程,我们从1949年迎来欣欣向荣的新时期,到后面10年的灾难,这些对中国都是不同发展的过程。改革开放以后,我们中国迅速地步入了现代化进程,今天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未来我相信还有很多发展的空间值得我们期待,值得我们努力奋斗。

凤凰网财经:据了解,您虽然管理着多家上市公司,可能花费精力最多的事情是做公益。您是阿拉善SEE第七任会长,目前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有一大批著名企业家,比如任志强的加入,而且他们在很多场合提及阿拉善SEE,都是那种内心迸发的力量,就是特别想去讲。您认为阿拉善SEE怎么吸引到他们的?

艾路明:像这样一些比较知名的企业家,像王石、任志强,还有其他的张树新、王维嘉……很多这样一些企业家,他们是我们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创始者,并不是后来才加入的,而是他们创立了这个协会,特别是在我们创始会长刘晓光的带领下。因为这个协会是在他们的努力下一起诞生的,所以他们是会怀抱非常美好的、有激情的状态,来推动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发展。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加入到这样一个环境保护的行列里面,希望通过“凝聚企业家精神,留住碧水蓝天”这样一个宗旨,来加入阿拉善SEE,来和阿拉善SEE一起,使得我们自己的环境,使得企业的环境都能够得到很好的改善。我想这样一个目标,以及这样一种宗旨,使得任志强、潘石屹,还有王石这样一些企业家,以及由这样一些企业家所感召的加入的,越来越多的阿拉善SEE的企业家们,他们本身就有着这样一种情怀,本身就希望和自己的企业一起,和中国新时代的发展结合在一起,推动这样一个环境保护事业的发展。其实加入到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一方面看上去他们是在做公益,在做环保,但实际上对他们自己的改变,对他们自己的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

凤凰网财经:这个具体怎么说?就对企业家和企业自身的改变。

艾路明:比如说有的企业他们过去并没有认识到环境保护的重要性,他们也和很多其他企业一样,大排放,有一定的污染。但是随着他们加入到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他们逐步意识到自己企业的排放就是一个需要直面的问题。

比方说我们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钢铁行业企业家——德龙钢铁企业的董事长丁立国,他是我们阿拉善SEE生态协会非常早的会员。他在自己的企业里面率先实现了环境的改善,他的钢铁企业在很多年前已经投入了几十亿来对环境问题加以关注,加以改善,所以到他的钢铁厂你可以看不到钢花了。过去我们说一个电视的镜头、电影的镜头,钢水出来四溅的钢花,好像显得非常的壮观,但是钢花一定会带来巨大的空间的污染。现在到他的钢铁厂去看,就跟药厂一样,里面空气非常洁净。然后它排放的污水,经过它多少遍的处理,它的水已经可以直接的饮用了。最近我们在前不久,在去年,在电视台里面我们看到,环保局长到一个工厂里视察,端取他们处理的污水,喝的那一杯水,那个就是德龙钢铁的“钢铁茶”。

所以阿拉善SEE的企业家们不仅仅是关注他们周边的环境,首先是关注自己企业的环境,自己企业环境的改善。我想他们一方面给自己带来改变,另外一方面,也使得企业发展得到了更大的空间。

据我所知,2017年他们应该是中国钢铁企业效率最好的企业,所以从这点上看,环境保护不仅仅是一个花费、投入,而且对企业未来的发展也有巨大的意义。当然对于企业家们内心的改变也会有巨大的意义。

凤凰网财经:我想问一下,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目前已经取得了哪些成果?

艾路明: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很难用一个具体的数字来说它是取得了哪些成果。但是我想也还可以关注其他的内容,比方说由最初的60几位企业家,到现在已经有800多位企业家加入到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在不同的地方从事不同项目的环境保护工作。

我们在全国资助了几乎90%的创业的环境保护的NGO组织,帮助他们创业,帮助他们成长。你到中国几乎任何一个环境保护的组织中间去问他们,他一定会说我们得到了阿拉善SEE的资助,得到他们企业家直接的帮助。这些都是我们在生态环境保护,在环境公益中所做的一些初步的工作。

当然我们也还有很多具体的项目,比如说沿海的红树林的保护,由红树林的保护导致了沿海湿地的保护,由湿地的保护所带来整个候鸟迁徙地的湿地的保护。

我们在长江沿岸源头地区三江源保护工作,我们现在已经和当地政府一起,使得当地的藏民更加的环保,创造一个好的生态环境,三江源地区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工作。我们在三江源并流区也做了很多对原始森林的保护,比方说通过对滇金丝猴的保护,来保护当地的原始森林,使得中国绝大多数原始森林得到了保护,我想这些都是我们在三江源地区、三江并流区开展的有价值的工作。实际上我们还有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对江豚的保护。我们知道在2007年,白鳍豚已经全部功能性灭绝了,但是江豚几乎面临着同样的命运。从前几年开始,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和中科院,和农业部长江办,和沿江的各个地方政府,和我们的渔民兄弟,一起在推动江豚的保护,我们希望在未来这样一个物种能和我们人类共同生存下去,它是我们的好朋友,它的微笑代表了长江的微笑。

凤凰网财经:想问一下您加入阿拉善SEE的初衷是什么呢?

艾路明:加入阿拉善有偶然也有必然。像刘晓光、王石、任志强都是很多年的好朋友,所以当时他们做阿拉善SEE环保事业的时候也跟我说过,所以我很早也参与过一些事。我以为我很早加入了,可是我后来才发现我还没加入,所以2013年我又做了申请,然后他们推荐。实际上他们也觉得奇怪,他们说你不是早就是会员了吗?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因为都是很好的朋友,大家一起做公益,我想这对我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可以深说一下的事情,就是我原来做村委会主任,在农村扶贫。我觉得虽然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对个人很有意义,但是这样一种模式其实很难复制,你不可能把中国每一个企业带到每一个贫困的山村去进行扶贫,其实这样一种模式可能不太容易复制。但是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这样一种模式却是可以复制,不同的企业家在不同的领域,从事着不同行业的工作,大家都一起加入到这个协会里面,为了一个共同的价值观,使得我们环境更好,我们星球更美丽。所以我想不同的企业家运用不同企业家的长处,把他们这样一种企业家精神凝聚起来,一定会对中国碧水蓝天带来贡献。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远比一个人去单打独斗做公益也好的多,要有意义的多。

凤凰网财经:您做公益做环保,今年有没有具体的小目标?

艾路明:今年我还是有一些想法。今年我们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有越来越多年轻的企业家加入,我想这些年轻企业家加入,以及在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老的企业家如何能够更好的互动,我想建立阿拉善环境公益学院,通过学院的方式,使我们新的企业家能够特别培训,老的企业家也能够有所传承。这样就使得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所有加入的企业家能够更好的参与到中国的环境保护事业中来。

同时我也希望我们有不同的项目更快落地,在不同的地区推行不同的环保项目,我们的企业家能够就地参加当地的环境保护项目,所以我希望能够在我们国家不同的地方都让企业家们能够积极地、生动地、实在地参与到环境保护中来,这是我很重要的想法。

随着我们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发展,能不能够把中国企业家在中国所获得的环境保护、环境公益的经验和教训,沿着“一带一路”也带到国际上去,使得中国环境保护的教训、经验,能够在其他“一带一路”国家中间得到某种程度的实施,使得他们的环境也能够变得好起来,也有更多的企业家参与到不同国家环境保护的工作中去。中国的企业家今天不仅仅是在推动经济的发展,也应该在公益领域,在环保领域,体现中国企业家的担当和精神。

凤凰网财经:目前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有没有在“一带一路”上有一些推进的成果?

艾路明:目前已经开始推动了,比方说红树林,我们已经在泰国某一个地方落地了,我们会和当地环保组织共同来考虑,怎么样来推动当地红树林的保护。实际上泰国政府也已经开始加入这样的行列。中国对外友协机构,政府的机构,他们也很关注我们在“一带一路”的推动。我们在柬埔寨对伊洛瓦底江江豚的保护和中国长江江豚的保护,放在几乎同样重要的位置。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企业家和阿拉善SEE生态协会联系在一起的科学家,最近已经去了柬埔寨,考察了伊洛瓦底江江豚生存的状态,我们希望尽快也开始拯救当地的珍贵的物种。

------分隔线----------------------------
推荐内容